设为首页查看翻译:A man is not old as long as he is seeking something. A man is not old until regrets take the place of dreams.  

中国原创文学网

 找回密码
 文友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众多文学疯子正在向此处集结,欢迎您的加入!(热爱文学的人、尊重文学的人、传承文学的人)
查看: 112|回复: 1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[神话仙侠] 养群将军混世界

[复制链接]
跳转到指定楼层
楼主
发表于 昨天 00:59 |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
51.娄蚩的瘪屈
“没,没。许是昨天说话太多的缘故,喝点水就好了。”仓木言不由衷,华美不满的他一眼,还统帅呢,虚头八脑。
战事即将打响,徐承志挨个鼓励一番,他首先要行动了。
有魔兵报告戈天,看到徐承志出现,戈天听后心中大喜,他这次不惜向众师兄弟许下种种好处,正是为徐承志而来。现在正主现身,怎不令他喜出望外?
戈天立刻密会众师兄弟,告之目标出现,商议下步行动计划。
“还要什么计划?”形似螳螂的师姐刀芷魔螳脾性暴燥,“直接逮了那个人类小子走魔便是,哪有那么多的犹豫?”
众魔纷纷表示赞同,戈天心内冷笑,如若徐承志那么好对付,他何须破费恁大代价,请他们前来帮忙?
正犹豫怎样劝众师兄弟稍安勿躁,又有魔兵来报,发现徐承志带十来个牛奴出营奔连山部落的北侧而去。
戈天听了心花怒放,暗道徐承志天堂有路他不行,地狱无门他乱闯,不再犹豫,立刻和众师兄弟,衔尾追击。
对于仓木麾下牛奴军队他还是非常忌惮的,徐承志只带十来牛奴出现正是他求之不得的。不管徐承志有何阴谋诡计,他也不会想到自己这边会隐藏十多祭舞专为他而来吧!
逮到徐承志,看他吓得尿兽裙,想到妙处戈天便忍不住呵呵傻笑。
徐承志自是故意暴露诱敌,戈天刚出部落,徐承志立刻得到消息,他安排各头人回营,一切依计行事,整场战役交由仓木全盘指挥。
兰心双眼通红,默默注视徐承志,忽然跑过来扑到他怀里,这几乎成了她的招牌动作,狠狠亲了徐承志脸蛋两口,轻声道:“我等你。”
真是要人命的小妖精,徐承志只能自己干咽两口吐沫。华美任务重大,不能跟来,否则会要两条老命。
华美看不到徐承志身影了立刻邀战,她的任务就是要引出猿魔,上次与猿魔一战,双方不分胜负,均是一个不服、两个不忿。
经华美族人叫骂相激,个别猿魔首先受不了,个个捶胸顿足,吼叫着冲华美战部而来,华美严阵以待,不一刻战在一起,猿魔见族魔受制,立刻纷纷加入战团,很快被华美部包圆。
双方呼呼喝喝,翻滚不休,战局也按华美意愿,慢慢接近槿木林,直至进入迷魂阵,有聪明猿魔发觉不妙,招呼族魔要退出战圈,华美怎能如他所愿?
推动盘蛇阵法发力将猿魔赶到槿木林深处,一声令下,部下退出迷魂阵范围。
达赖早已等候多时,立刻催动迷魂阵,猿魔顿觉林中方向错乱,时空迷离,绕了半天还是走回原处,个个呆立,不知所措。
华美见困住猿魔,立刻向达赖告辞,赶回战场,她要领着部下参加对牛魔的攻坚。
连山部落里的魔军,戈天和所有祭舞被徐承志引诱离开,二百猿魔被华美诱走困于槿木林,顿时处于群龙无首的状态。
仓木指挥所有攻击队伍,分成三部分,第一部分便是夸赞部、昆山部和犸山部的混合编队,由夸赞都领,前排勇士俱是手持巨大木盾,互相挨紧,迈着整齐步伐进逼,这又是徐承志临时令人赶制,并教给仓木具体使用方法。
魔军连忙发射弩箭,摆在阵地上的弩箭并不多,几轮齐射便已告罄。有魔头命牛奴回仓库取箭,打开仓库,却发现里面空空如也,却是连根毛也无。
取箭牛奴惊慌失措,守仓库的魔兵更是如遭雷击,当场瘫坐仓库之中,牛奴惶惶回报,寨前顿时乱作一团。
先前几轮弩箭根本没对仓木军队造成威胁,几乎全被木盾挡下。
仓木见敌军大乱,知是弩箭被盗造成的,又怎会错过稍纵即逝的战机,立刻敲响战鼓。
第二部在华美战部的带领下,迅速冲向寨门,失去床弩的魔军根本无险可守,与华美等部很快接战,被压得频频后退。
仓木将第三部派出,首先抢占对魔军来说没有任何用处的床弩。
第一部持盾牌掩护,后边有人将成捆弩箭运到,在仓木军手中立时对魔军形成巨大威胁,不断有魔头被一击丧命。
有魔头看出床弩巨大威胁,组织魔兵力抢床弩,却被第一部的盾牌兵缠斗,始终无法接近床弩,只有放弃。
华美战部大发神威,如入无人之境,砍瓜切菜一般,把个魔军杀个稀里哗啦,从此一战,华美的威名大盛,势头直追仓木。
魔军失去戈天的指挥、猿魔对华美的钳制,不到半天,一败涂地,再没人拼死力战,发一声喊,各个逃命去也。
仓木一直在紧张地观注战场局面,直到魔军再组织不起有效反击,方才长出一口气,只是他一直奇怪,为什么到现在娄蚩还没有现身,他一直不敢派上全部战力,便是防备娄蚩突然袭击。
被仓木惦记的娄蚩打个喷嚏,瘪屈直想大哭一场,想他堂堂部落第一猛将,先是被一个和徐承志差不多狡猾的人族小子摆了一道,白白错过和戈天弟弟会合的时间,又碰到可力崽子不知从哪里钻出来。
碰上就碰上吧,堂堂五百魔军在他指挥下还不是所向披靡!       
谁成想,战了半天,愣是没拿下可力。眼看可力便要支撑不住了,那人族小子又出来捣乱,硬生生从他掌握中双双溜走。
溜就溜吧,只要宰了徐承志,收拾可力还不是有的是时间,娄蚩没放在心上,还是和戈天弟弟汇合重要。
谁知,可力像块牛皮糖,娄蚩到哪,可力便跟到哪里。
而且逮住机会就狠狠地啃他一口,他气不过追击吧,可力稍稍接触就跑,根本不给他合围的机会。
他曾设下一计,用几十个魔兵诱杀可力,谁知可力竟变得奸滑似鬼,把个诱饵吃干抹净,愣是擦着他设的包围圈边沿逃跑了。
双方缠缠斗斗,总算把可力战部赶到雁愁涧,想着可以包饺子吃掉。谁知,可力躲进的那个破败人族村落太过恐怖了。
娄蚩刚带魔军踏进村寨,村寨有阵法亮起,万道剑气齐发。
愣是杀他百多族魔,幸亏他跟在后面,还是有道剑气洞穿他的左臂,把个空荡荡的兽皮搅个七零八落。
却是他上次夜袭犸山村时失去一条手臂,少受诸多痛苦。
52.发现徐承志
此役过后,娄蚩领军不过三百之数,而且大多带伤。又与养精蓄锐的可力战部鏖战一场,只斗个旗鼓相当,再没办法一口吃下。
想撤吧,又被可力堵在雁愁涧深处,有可力战部挡在外面,根本没法顺利走出雁愁涧。
饶是娄蚩智计百出,面对眼前形势亦是毫无办法。三百牛魔呆呆望着耀武扬威、不再躲躲藏藏的可力部,娄蚩心如刀绞,面无表情。
可力满面春风,搂着身边瘦瘦弱弱的人族小子,拿出酒葫芦硬是灌他两口,看他脸上红云密布,不禁得意地哈哈大笑,豪迈地道:“锐昌小子,这美酒我都舍不得大口喝,看我对你多好。”
锐昌苦着脸,他也知道猴儿酒的珍贵,奈何他对酒过敏,喝不几口就会醉倒。可力发现他的弱点,没事就强灌他两口,非说爱看他醉态可掬的小样,灌醉聪明人很有成就感。
可力心里一直感激锐昌,他能以区区百人硬耗娄蚩的五百魔军,可说全靠锐昌在旁出谋划策,何况锐昌在娄蚩后军放的那把火才得以令可力战部找到机会逃脱。他不善表达便想多灌锐昌几口酒以示亲热。
两人逃出娄蚩战阵又碰到一块,说起原委互相感谢。
可力邀请锐昌参加他的队伍,锐昌正愁独自一人行走大荒十死无生呢,对可力的邀请自是欣然从命。
可力见娄蚩势大,自己又折损了三四十个弟兄,萌生怯意。锐昌出言相劝:看娄蚩行军急促,定然有要事去办,否则不会放任他们几十人不理。
想起戈天控制着连山部落,可力详细说予锐昌,两下一联系,锐昌断定娄蚩是急着和戈天汇合。
两人合计一番,立刻决定不惜代价拖住娄蚩。果然管用,娄蚩走又走不得,杀又杀不着,生生给可力磨去百多魔兵。
娄蚩发狠,不再急着赶路,一意要杀掉他们,两人带着几十弟兄只好仓皇跑路,跑来跑去,跑到了雁愁涧这条绝路上。
彷徨之际,可力想起大饱和小饱的祖地正在雁愁涧旁的高山上,无奈之下便躲向那里。
可力诸人受到村民热情招待,大饱和小饱没有忘记还在高山顶上受苦挨饿的父老乡亲。
得到坦布同意后,两人回过祖地,向众村民讲述跟随徐承志的所见所闻,令得村里的半大小子个个嗷嗷要求跟着他俩。
大饱小饱跟徐承志吃喝干事,也算犸山村的人,不能因公废私不是?只把自己的所有物事交给老族长。
幸亏老族长孙子聪明,想到山上还有一种专制各种伤病的百伤草能贸易。于是,这个名叫天姥村的破落村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,村民的日子一天比一天红火,自是对犸山村来的客人感激涕零。
可力说出后有追兵,怕给村子带来灾难时,老族长大手一挥,豪气地叫他不用担心,只管尽情吃住,安心养伤。
果然,神奇的一幕在娄蚩攻上山来时出现,村子的祖宅万道剑气遮天蔽日,瞬间斩杀魔军百余人,吓得魔军连滚带爬,军心尽丧。
锐昌建议可力乘胜追击,可力从善如流,一举把娄蚩魔军逼进雁愁涧深处,他现在守在外面,除非娄蚩跟他硬拼。
娄蚩的魔军早已丧失战意,犹如一盘散沙,任娄蚩如何鼓劲,只如行尸走肉。又拿什么和可力拼命?
可力灌倒锐昌,心里得意非凡。孰料乐极生悲,哼着二五调,便与众弟兄搭架烤肉,把锐昌的叮嘱忘得一干二净。
到了晚上,派上两个兄弟观察娄蚩动静也是应付了事,放松了警惕,就在天色将明未明之时,娄蚩偷营。
幸亏锐昌选得扎营位置极好,娄蚩虽偷营成功杀掉守夜两人,但惊动了可力众弟兄,慌忙抢了道口领着残兵败将扬长而去。
直气得可力甩自己好几大嘴巴子。锐昌拍拍可力肩头,两人追着娄蚩逃走方向杀去。
追到天色放明,哪里还有娄蚩败军的半缕身影?
两人商量,放弃追击娄蚩,又回到天姥村郑重向族长及天姥村民道谢,若没有他们的帮助,可力诸人早被娄蚩魔军吃抹干净。
可力令诸人将能留的物什全部留给村民,族长阻止他们白送,取出足够份量的百伤草交换。
另外,村里的几个少年想要追随大饱小饱的脚步,族长便托付可力,让他一并带着,可力自无不应。
雁愁涧是苏赤部落通往牛魔祖地的必经之路,有了熟悉坐标,可力诸人终于不再为迷路犯愁。
不用再和娄蚩打生打死,一路走来自是轻松惬意,眼看转过山梁便进入连山部落的范围,却听山对面兽吼禽鸣,似有激烈争斗发生。
可力现在不再害怕碰到兽王,他还巴不得和兽王来上一场,检验检验自己现在的能力到底咋样呢。
立刻加快步伐,转过山梁,远远看到山脚处有人匍匐在地, 身边伏尸几只凶兽猛禽,手中武器缓慢舞动,却是有气无力,只能聊作吓阻之用。
众人看得分明,围在倒地之人身边互相打斗的是鹰王,豺王,狸王和豹王,四王显然认为猎物没了反抗余力,它们在争夺拥有权。
队伍中有眼尖的,大声告诉可力,倒地之人很像徐头人,众人听了俱是大惊,可力大吼一声,狂奔而下。
下方有四兽王禽王,众人自觉没有能力与之对抗。但事关徐承志,每人都与可力一样,发一声吼,紧随可力身后。
四兽王有些发懵,它们嗅出徐承志身上藏有兽神气息,都想据为己有,故而都不肯让步,相持不下。
看到几十个弱小的牛头人以自杀式大无畏态度冲向它们,个个充满不屑。它们中个头最小的狸王身长都在五丈开外,鹰王翼展更达十丈之巨,岂是几十个弱小牛头人可比?
眼看双方接近,可力再次大吼一声,呼唤众弟兄结阵。
经过数次大战,众人早已磨练成精,稍稍聚集一起,便与可力精神高度融合,阵法瞬间大成,一股肃杀之气凛然勃发,可力身形骤然庞大,高过三丈,气势骇人。
四兽王禽王在可力面前不再庞大,面对可力流露的无敌霸气,个个心寒,不自觉后退数步,与可力保持一定距离。
53.两败俱伤
可力偷眼观看,地上之人果是徐承志,看他趴在地上一动不动,不知伤情如何,心里更是焦急。
不敢稍有耽搁,高举祖棍仿若牛祖临世,气势威猛无俦。祖棍豪光盛若金铁所铸,大吼一声,横扫四兽王禽王。
首先抵挡不住的是豺王,心神为可力强大气势所夺,越觉自身渺小。眼见祖棍扫到急急躲避,却被棍风压迫得没有完全避过,棍头擦过后腿,嗷号一声,再不敢逞强夺路而逃。
狸王见豺王不战而逃,亦弃伴而远遁,四禽兽联盟瞬间分崩离析。
豹王不甘退却,跳出圈外在远处徘徊,鹰王展翅升空,亦是不肯就此离去。它们自恃强大,怎肯轻易认输?
可力暴怒,摘下离枝背上巨弓,搭弓放箭,箭如闪电贯空射向鹰王,鹰王急躲却是不及,正正射穿翅膀。
但见乱羽纷飞,血撒成雨,鹰王受此重创,哀鸣数声,歪歪扭扭疾飞远遁,再不敢多作停留。
豹王目睹鹰王惨状,立时跟着消逝的无影无踪,它被吓破了胆。
可力拄弓而立气喘吁吁,徐承志为他准备的秘密武器好使归好使,就是贼耗元气,射上一箭损耗巨大,休息半刻方能回过气力。
四兽威胁去除,有机灵队员向徐承志奔去,想要探察究竟。进到徐承志身前两尺,却是怎么走都不能接触他,顿时傻眼。
可力嘿嘿一乐,拨开众人走到徐承志面前,蹲下大吼道:“承志小子,俺可力救你来了。”
徐承志乍听可力声音,心神一松,阵法散去,软软趴倒在地,被可力一把抱在怀里。
勉强睁开眼睛,见到真是可力搂着自己,嘴唇蠕动喃喃轻语一句,两眼一翻,顿时昏睡过去。
原来,徐承志本是诱戈天一众祭舞的。戈天看到徐承志早已忘乎所以,师兄弟十多魔个个争先,要第一个拿下徐承志。
徐承志故意慌慌张张乱逃一气,却是将众魔渐渐诱入早已设好的陷井。戈天诸魔没做任何防范,纷纷踏入,徐承志立刻启动阵法,群魔陷入其中,暂时不得而出。
戈天冷笑,他早对徐承志阵法有所忌惮,所请师兄弟当中便有此中高手,自是不怕徐承志的阴谋暗算。
恰恰相反,他还打得如意算盘,想乘徐承志布置阵法之际来个反制,一举除去让他恨之入骨的眼中钉。
就在群魔研究破阵之际,徐承志拿出早已放置隐密之处的聚火石,正是当年华美第一次给他做武器的石头,豁然扔进阵法当中。
阵中立刻火光冲天,浓烟滚滚,却是徐承志将祖地当中被他当作战略物资的炭和油取来布置在此,四周辅以迷魂阵法,燃起熊熊大火,做成一个庞大的火炉。
徐承志守在阵法唯一出口,要将众魔生生烧死在火炉之中。
他站在阵法缺口,只觉热浪逼人,脸上仿似着火一般。找个类似原生符骨的兽骨摧动释放冷气,也只能稍稍缓解愈来愈烈的燥热。
徐承志心中欢喜,阵法外面都不能忍受,何况处在阵中诸魔?
戈天精通阵法的师兄早被浓烟熏得失去方向,法决散乱,不消一刻,再不能避过火焰烧灼,最先一命乌乎。
众魔立时麻了手脚,最大依仗归天,捏寒冰法决的祭舞魔头也不能长时间的空耗精神,很快不支,法决消散,阵中火焰威势更增三分,又有体质弱者不堪烤灼,刹时化成一堆焦炭。
戈天恨啊,千算万算算不到徐承志还有用火这一手。他也略懂阵法,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几经周折,总算找到迷魂阵法命门所在。
徐承志早已等候多时,各种符箓齐施展,硬是挡住众魔疯狂冲击。
戈天眼看走到阵法边缘,受徐承志阻击,不能寸进,身边只剩螳魔刀芷,眼见得精神萎靡,翅甲发焦,很快便要燃着。
怒声嘶叫:“卑贱小贼,你不给我活路,咱们便一起上路。”
高举原生符骨,全力激发骨上的符文。
开始戈天不敢大面积发散原生符骨的符文,一是损耗精神力严重,不能持久,二是怕寒热相激产生不好后果。
到了如今境地,戈天却是再无顾忌,原生符骨光华大作,在熊熊火焰中,蓝芒愈显刺眼,瞬间激射阵法缺口。
极寒与极热相碰撞会发生什么情况?
徐承志不想知道,眼见阵中蓝光大盛他便知道不妙,身形疾退,拿出各种兽骨撒出在身前布下层层符术阻挡。
只听一声无比响亮的暴响,阵法之内仿似被原子弹洗劫一般,倏地腾起蘑菇云,徐承志身子仿似一条破麻袋,愣是抛飞二三十米开外。
幸亏地面柔软,花草从生仿若地毯,徐承志又给自己使了数个符术,落地时还是砸出一个巨坑,只震得五脏六腑移位,鲜血不要本钱的狂喷,一条命去了多半。
阵法破除,所在处出现方圆数丈、沉及丈半的巨坑。
随着爆炸的气浪,两道干瘪身形亦被甩出数丈,正是戈天和刀芷。
戈天满身黝黑,体毛发焦,双眼瞪视徐承志,无声嘶笑,稍作停顿,摇摇晃晃站起,踉踉跄跄朝徐承志走来。
拿在手中的原生符骨纹裂纵横,惨白若粉,显见废得不能再废了。
徐承志头皮发麻,暗道戈天属蟑螂的,竟怎么打都打不死。他现在浑身巨痛难忍,只能强撑着伤躯慢慢挪动,和戈天保持一定距离。
刀芷生命力惊人,第一个恢复少许气力,狭长的眸子满布凶厉。她何曾吃过如此大亏?恨得徐承志要死,挥舞粗壮似刀的双肢要找徐承志清算。
徐承志在移动中暗中调养,总算恢复几分,自不会坐以待毙,简单布下阵法,阻住两魔攻击,尽最大努力逃离。
却不想,两魔也是虚张声势,哪有余力再与他对峙。
他们知道连山部落中的牛魔怕是凶多吉少,不敢多做停留,相挟远遁,自找隐密之处赶紧恢复伤势方为上策。
徐承志一路跌跌撞撞,根本不辨方向,却是离营地越行越远。
伤势反反复复,途中更是引起诸多凶兽猛禽攻击,根本得不到充分休息,时刻处在危险之中。
最后,他实在走不动,便用最后几颗磁石布下一个简易的迷魂阵法,连续鏖战各路猎食者。
54.兵分两路
引起兽王禽王注意,尤其他身具盘山空间,每当取物御敌或吃喝而开启盘山空间,便有兽神气息发散,仿如黑暗中的明灯。
看到四路兽王禽王出现,徐承志的心里凉了半截。
幸亏他意志坚韧,随着精神力的枯竭,便收紧阵法,紧守身前两尺方圆,实已到了极限,精神已现恍惚,闻听四周鼓噪杂乱似有人声,却不敢有丝毫松懈。
可力熟悉的大嗓门在耳边炸响,听着如此亲切,确认无误后再坚持不住,嘟哝一句‘不要非礼我’,就此昏迷。
可力耳尖,见左右众人捂嘴偷笑,顿时鄙夷地回道:“俺可是正宗男人。”
又瞅部下个个不相信的神情,恼怒道:“承志小子不地道,睡觉也要给俺找糗。”
自是不能挨个找部下谈谈人生,郁闷地将徐承志往肩头一甩,亲自背着向连山部落走去。
众部下也不空手,拣起地上所有兽禽遗尸,欢呼着跟随可力大踏步回归。每人都相信,迎接他们的将是犸山胜利的欢呼。
事实没有让人失望,连山部落变成一片欢乐的海洋。
犸山联军在仓木指挥下一举拿下魔军镇守的连山部落,俘虏数百逃走不及的魔兵,连山酋长也被华美战部救出。
连山看着眼前军容鼎盛的犸山军队,沉思良久良久。
仓木诸头人却没有因为此次的大胜而喜上眉梢,仓木营帐之中众人俱是愁眉不展,连续派出部卒撒网式搜索,范围越来越广,始终没有徐承志的消息。
众人到徐承志布置阵法所在看过,都被现场巨大的深坑而震撼。
现场除了拣到焦炭似的零碎物事,还有徐承志撒的兽骨和磁石外,最具价值的便是徐承志的聚火石,余者再查不出任何有用的的信息。
华美和兰心二女犹自面对聚火石双目赤红,显然刚刚哭过一场。
族人进报,可力领部下回来,这本是好事,现在众人却没有迎接的欲望,仓木有气无力的吩咐部下让可力进营。
可力先一步走来,未进先笑,大嗓门简直要掀翻兽皮营帐:“哈哈,好小子仓木,果然打个天大胜仗,帮俺出了口鸟气。”
众人没好气地看着可力大踏步迈进营帐,挺胸凸肚,盼顾生辉。
夸赞正想说他两句,却见众人目不转睛地盯着可力肩上之人,个个惊喜交集,华美更是抢前一步,抱过徐承志,再不肯须臾松手。
“他怎么气息这么弱?”兰心发现徐承志脸色蜡黄,满腔喜悦顿时化为乌有,质问可力。
“承志小子许是累了。像俺一样睡一觉就没事了。”可力不以为意,不管受多重的伤,他只要睡足吃足喝足,很快就能生龙活虎。
“你背他多长时间了?”兰心脸色刷得变白,问可力。
“也不长,还不到两天哩。”
“你个夯货,”兰心化身母老虎,跳起来点指可力脑门,“谁像你没心没肺,养得一身好膘。承志身子骨哪有你壮实,你不知道先给他调养调养吗?”
可力挠挠头,闷闷道:“锐昌小子倒是说过,我看离部落近了,也是想早点赶回来嘛。”
“猪!骂你是猪兽,简直是污辱它们的智慧。”兰心犹不解恨,杏眼狠狠剜他两眼,来到华美身畔。
看到徐承志整个瘦了一圈,眼圈再次发红,眼泪潸然垂落,惹得华美跟着抽咽不休。
可力知道自己闯下大祸,心内也是痛苦不堪,无颜留在大帐垂头出营,来到众兄弟面前闷闷不乐。
仓木诸人看到徐承志一直昏迷不醒,俱是束手无策,个个犹如热锅上的蚂蚁,围着大帐不停转圈,却没一人能拿出个行之有效的办法。
可力出去不久,却又扯着锐昌进得大帐,兴奋的吼叫:“承志小子有救了,有救了。”
众人齐齐注视可力,完全忽略他震破耳膜的吼声。
华美一把捏住他的肩头,急促地问道:“快说,快说怎么个救法?说不出来,我就把你厚嘴唇撕成八瓣。”
可力打个哆嗦,瞬间从兴奋状态恢复清醒,赶紧推出锐昌,嗫嗫道:“是锐昌小子说的,不管我的事啊。”
锐昌走在可力前面,向众人自我介绍:“小子锐昌来自嘉曷曼城邦,见过众头人。”
“可力说你能救承志?”华美才不管他姓字名谁,来自哪里,直接开口询问,“快说说你的办法。”
“在我们嘉曷曼城邦有专门治人伤残的仙药,灵效无比,如果能得到,我相信徐头人的这点小伤治疗起来并不困难。”锐昌道。
“嘉曷曼城邦?仙药?”众人一头雾水,锐昌的说法他们不懂。
兰心抓住重点问:“你说的嘉曷曼城邦离这儿有多远?”
“如果路上没有阻碍,顺利的话需要二十天左右吧。”锐昌计算一下,回答兰心。
仓木眉头紧皱道:“时间拖得越久对老师的身体越不利,你所说的嘉曷曼城邦离我们太远,一来一去至少四五十天,我怕老师的身体撑不到你所说仙药的取来时间。”
“小子略懂一点医理。我看徐头人一则精神损耗巨大,二则体内机理紊乱所致,迷住了心窍。”锐昌分析道,“这种情况下,徐头人只要饮食跟上维持身体所耗,静静休养一段时间,身体机能自会慢慢恢复、调理,甚至在拿到仙药前就能醒来。”
“好!”仓木稍一沉吟,暂且相信锐昌所言,“咱们就兵分两路,可力陪锐昌小兄弟去趟嘉曷城邦取仙药,兰心在老师身边候他静养。”
“我呢?”华美不干了,“为什么要兰心陪在承志身边,我也要。”
“你希望老师醒来看到一个飞速发展,欣欣向荣的犸山村,还是一个毫无生机,人人垂头丧气的犸山村?”仓木问华美。
“不要再说了,”华美气呼呼地瞪兰心两眼,冷哼道,“又让你占承志便宜。”
兰心耸耸肩,摊开双手表示受人所托,无奈接受。
“我们要让老师醒来看到一个更加强大繁荣的犸山。”仓木欣慰于华美的明事理,继续说道,“我决定了,我们昆山村寨并入犸山村。”
55.上部落征讨
众头人听到个个目瞪口呆,有反应快的,立刻表示也要加入犸山村,剩下的头人表示回去和村民商量,争取加入犸山村。帐中的几个犸山头人不敢帮徐承志决定,要等他醒了才能决定。
事不宜迟,可力和锐昌决定尽快出发。
可力向华美借纳物袋用,他要带大批部落特产去嘉曷曼城邦用于交易仙药,怕带得少了白跑一趟。
华美很无奈,上面封有她的精神烙印,徐承志光教会她怎样烙印,却没有教她怎么取消。可力拿了也是白拿,因为他根本打不开。
可力不信邪,捣鼓一番颓然丧气,仓木拍板决定华美战部跟着一块去嘉曷曼城邦。
临走前,华美一再叮嘱兰心,占便宜可以,一定要给徐承志勤进餐,不能饿着他。不有就是给他勤洗身子,因为徐承志有这个习惯。
仓木准备撤兵了,连山赶来送行。他很遗憾没有看到徐承志,让仓木捎话,近期他会去拜访徐承志。
仓木答应,现在徐承志昏迷不醒的事只有众头人知道,对外一律声称徐承志完成自己的既定任务便回犸山村了。
暗中他让族人做顶大轿,由十六个力士抬着,徐承志便躺在里面,自然少不了兰心在旁照顾。
犸山村的发展一如既往地迅速,仓木送徐承志回来后便没有离开。
他将与犸山合并的想法让部下传回昆山村,得到村民一致同意,又有几村发来同样要求,现在只等徐承志醒来点头同意。
兰心回来后,须臾未离中华堡,这是徐承志取得名字。
小吃货和瑞佼两小一直怏怏不乐,徐承志昏迷,瑞佼试过,她也不能随意进出盘山空间了。
他们守在堡口,所有进出中华堡的人首先要奉上食物给他们,但除了一些水果,小吃货根本吃不下别的东西。
一个月的时间,小吃货瘦下去一半,本来油滑水亮的皮毛失去光泽,第三条小尾巴跟着缩回去半截。
瑞佼虽然没见小也是一副病怏怏的样子,匍匐在地无精打采。
兰心端个木桶,将脏水倒掉,这是她每天必做的事,洗得徐承志就像一只缩在兽皮囊里的白条鸡,他现在脸色红润不少。
仓木一如既往地过来看看徐承志情况,脸色阴沉难看。
“可有什么难事?仓木。”兰心问道。
“连山发来求救信,”仓木深吸一口气,“苏赤部落发兵了。”
“苏赤部落好不要脸,”兰心很愤怒,“咱们连山部落可没有做什么违逆他苏赤部落的事,他凭什么以上部落伐下部落?”
“实力就是硬道理。”仓木恢复平静,徐承志不醒,犸山村人不拿他当外人,好多事情都要找他拿主意。
戈天的母族查牙魔族是苏赤部落三大族之一。戈天讨来的千多族魔占据整族十分之一的军力,结果一战全军覆灭,严重影响到查牙族在苏赤部落内的话语权。
听到逃回去的族魔哭诉,族老大怒,在部落会议上提议征伐连山部落。另外两族极力反对,奈何现在苏赤部的族酋就是戈天的舅舅诺佩,根本没有经过讨论便下定决心,出兵五千,抹平连山部落,土地、牛奴三家按出力大小分配。
族酋一经决定,三家立即开动积极招兵。
查牙部出两千,俱是族中精锐,领头的是族中有名智将----戈天的族舅查莫提。
另两族各有心思,柳獬族用旁支弱脉凑足一千五,月甲族更是干脆,直接招些散兵游魔,只要管足饭便应者众多。
不消几天,三部会师出发,一路东行,很快进入连山部落范围。
连山在上部落中安有人手,苏赤部落的动向不断汇聚到连山手中。
他第一时间便能得到消息,苏赤部落也没有隐瞒的打算。上部落征讨下部落何须偷偷摸摸,光明正大前来就是,他们自有其骄傲。
接到连山求救信,仓木与犸山村众人商议一番,决定除了贸易上必须留下的,其余村民一律参加部落战争。苏赤部落相对于犸山村来说,中间差着一个量级,不尽全力,下场一定死的很难看。
连山迎接仓木来到部落,立刻宣布连山部落进入全族皆兵模式,仓木任总指挥,统筹整场战争。
仓木没有推辞,立即进入战斗状态,连下数道命令,各村寨头人领本部勇士依命行事,整整忙活一天才算安排妥当。
此次苏赤用兵,查莫提任三族统帅,对于像连山这样的小部落来说,五千魔兵基本等于全族人口。若非如此,戈天千多魔兵怎么能拿下连山部落,除了上部落的威名和他所带的十来个祭舞,最主要的原因便在于连山部落人口太少,一千魔兵足以控制局面。
查莫提在部落中非常有名气,他以智慧为魔称道。
想到戈天带着千多魔兵外加众师兄弟助阵还是大败特败,查莫提提起二十分的小心,不敢轻视这个人口还没他军队魔多的小部落。
进入连山部落范围不远,查莫提命令全队扎下营盘,派出麾下魔兵进行探察,确认无碍方才行军。
仓木本想利用地利人和优势给魔军来个下马威,提前分出几村战士布好陷井。但在查莫提步步为营的策略下,完全无从下手,眼睁睁看着查莫提军队一步步逼近部落大本营,却是无计可施。
在他抓破头皮苦思冥想的时候,查莫提的大营里也正上演着一出好戏:另两族的统领麻吉特和索额领着几个魔头前来质询查莫提。
“我们都很佩服查统领带兵的能力,可是对一个小小的部落,查统领还以龟兽的速度前进,不怕惹来察哈部落和都鲁部落的嗤笑吗?”
麻吉特统领腆着大肚子,说得客气,脸上殊无一点笑意。
查莫提有人类血统,像犸山村的村民,虽然生有粗壮的双角,除此之外,长像更接近人类。
在部落之中,他虽是族老的儿子,却也不受待见。如果不是他带魔打仗出色,早被扫地出门了。
碍于族酋是他哥哥,麻吉特和索额不敢表现过于明显。
“如果两位认为我行军过慢,可以领着自己的军队加快速度推进,我不反对。”查莫提不为所动,对于两魔的阳奉阴违他早有不满。
索额还是一个相当年青的牛魔,性情比较暴燥,听得查莫提说话不阴不阳,毫不把两魔放在心上的样子,怒气勃发。


 
打开微信,点击 发现 -> 扫一扫,分享到朋友圈
分享到: 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
收藏收藏 转播转播 点赞点赞 拍砖拍砖
沙发
 楼主| 发表于 昨天 01:09 | 只看该作者
独轮压弯道,一肩挑荒山。朝踩西沟月,暮沐祥霭间。《春秧》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文友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闭

本站推荐上一条 /1 下一条

原创文学网招募编辑

QQ|中国原创文学网 ( 豫ICP备12011738号-2 )

GMT+8, 2018-5-15 21:25 , Processed in 0.483944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10-2015 中国原创文学网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